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旅游局  |  河北省旅游局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导游词选

乌兰布通之战 ——舒建华

分类:导游词选次浏览发布时间:2018-01-25
分享到:

乌兰布通之战

——舒建华

乌兰布通,现属内蒙古赤峰市(昭乌达盟)克什克腾旗南部,清代是北京通向漠北和俄罗斯的交通要道和战略要地。三百多年前,清军曾在此大败噶尔丹,史称乌兰布通之战

历史背景

清初,生活在西北边疆的蒙古民族,分为漠南蒙古(内蒙古各部)、漠北喀尔喀蒙古(今蒙古国境内)和漠西厄鲁特蒙古(新疆天山以北,阿尔泰山以南)。漠南内蒙古则直属中央政府,享有一定自治权。漠西蒙古和漠北蒙古与中央政府是藩属关系,汗王需朝廷册封,定期朝见皇帝,部族内部事务享有高度自治权利。

黄教传入蒙古各地后,被蒙古普遍接受,出现了“唯喇嘛之言是听”。皇太极时期确定利用大喇嘛和尊崇藏传佛教的方针。顺治时正式确定达赖在蒙藏地区的宗教领袖地位。

厄鲁特(卫拉特)蒙古,分为准噶尔、和硕特、杜尔伯特和土尔扈特四部。噶尔丹为准噶尔部,姓绰罗斯。早年出家拉萨,与桑结嘉措结下了同窗之谊。康熙十年(1671年),噶尔丹在内乱中掌握了准噶尔部的统治权,他利用康熙平三藩、收台湾和沙俄开战无暇顾及西北之际,吞并了厄鲁特各部。随着统治地域的扩大和军事实力的增强,噶尔丹妄图统一全蒙古,重建大蒙古汗国的野心也迅速膨胀,甚至说过圣上君南方,吾掌北方。为了达到他的政治目的,与正在东扩的沙俄相互勾结。

康熙二十一年(1682)五世达赖圆寂①,西藏的第巴桑结嘉措密不发丧,以达赖的名义掌握西藏政教大权。秘密支持噶尔丹与清廷对抗。

喀尔喀蒙古,分为扎萨克图汗(西部)、土谢图汗(中部)和车臣汗(东部)三部。都是达延汗的后代,虽出同源,时常内讧。一世哲布尊丹巴出生在土谢图汗部,先赴西藏学法,回蒙古后成为喀尔喀蒙古各部的宗教领袖。康熙有意笼络哲布尊丹巴,特别利用他的影响争取喀尔喀蒙古,作为塞外屏藩。

战争起因

康熙二十六年(1687),沙俄的东扩部队与喀尔喀蒙古发生冲突,噶尔丹与之联手。康熙二十七年(1688)八月,噶尔丹利用喀尔喀蒙古之间的内部矛盾,打着维护达赖的旗号,在沙俄的直接支持下,以为其弟复仇为名。率领三万大军袭击正在抗俄的喀尔喀蒙古。喀尔喀腹背受敌溃败。经过数次激战,噶尔丹鲸吞喀尔喀,关键时刻,哲布尊丹巴反对投俄的错误主张,率喀尔喀三部十万人,逃往漠南向清廷告急。康熙一面安置难民,提供必要的生活物资,一面责令噶尔丹罢兵西归。一面遣使约达赖派人去噶尔丹处劝谕罢兵。“达赖”将六世济隆派往噶尔丹处。

康熙仍然想以和平方式解决。但噶尔丹气焰嚣张,得陇望蜀,以追击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为由,乘势进入内蒙古。这给清廷造成了巨大威胁。迫使康熙全力以赴,接连调兵的同时,从古北口开始,向各路北方部队设立驿站,运输军粮,保障后勤和通讯的畅通。清廷严词告诫俄方,遵守上一年签订的《中俄尼布楚条约》,不得干涉中方内政与噶尔丹往来。

康熙二十九(1690)年六月,噶尔丹进入乌珠穆沁。在乌尔会河②大败尚书阿喇尼率领的清军。此时又有西藏派来的和平使者的鼓励,得意忘形,对清帝将出师遣使敕书置若罔闻。

战争过程

七月初二,康熙下诏亲征,任命哥哥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,于六日离京,出古北口北上;以五弟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,出喜峰口北进。之前还派盛京、吉林、黑龙江组成的两万等军队,直插噶尔丹的背后。


七月十四,康熙亲自率军队出发,二十日,因病坐镇博罗河屯③总揽战局。军情政令通过驿站彻夜传送。

福全率军在距乌兰布通四十里的吐力根河扎营,凡营盘四十座,连营六十余里,阔二十余里,“首尾联络,屹如山立”(北岸基址明显,即十二座联营遗址)。清军各路参战部队,除科尔沁和盛京部队以外, 七月下旬先后集结于此,福全为统帅,全军官兵连同厮役约十万人。形成迎击叛军强大攻势。木兰围场可以说是这场战争的清军“基地”。

七月二十九,噶尔丹占据木兰围场外二十余里处的乌兰布通(红色坛型山)。这里地形十分特殊,山前湖泊沼泽,山上树林茂密易守难攻。

噶尔丹军共两万余人,依据有利地势,背山面水,布阵于山上林内,用上万头骆驼,缚住骆驼蹄,卧于地面,驼背上加装箱跺,然后用毛毯渍水盖于箱跺之上,环绕乌兰布统山摆成一条防线,称为“驼城”。等待清廷进攻,以决雌雄。

八月初一黎明,福全统帅大军,自大营出发。中午抵达乌兰布通西面的河对岸,隔岸布阵,列好火枪、火炮阵势。一声令下,驼城硝烟弥漫,但由于驼城位置隐蔽,清军火炮很难做到精准打击。噶尔丹居高临下使用从沙俄购买的火枪利用驼城的缝隙射击。清军要先渡河,再仰攻,因此清军正面进攻不利,同时福全派出两翼骑兵迂回包抄,右翼被沼泽所阻,进展的惟一希望就落在了左翼方向。左翼在佟国纲、佟国维两兄弟率领下,沿河冲击。佟国纲不幸被枪击中阵亡,(清朝两百多年历史地位最尊贵的阵亡将领,“乌兰布通”当地称“将军泡子”以示纪念),但左翼并未停止进攻,前锋参将格斯泰挥舞战刀“直入贼营,左右冲击,出而复入者再”,关键是摸清了驼城的布局,可以确定攻击位置,清军火炮发挥威力,自下午“轰”至日落,终于将“驼城”分为两半,福全趁势从正面发起进攻,佟国维也带军迂回到敌人后方,在清军的夹击下,噶尔丹难以支撑,退到山上,在隐蔽处放冷枪。福全见天色已晚,下令停止进攻,转入防御。

八月初二,清军将红山团团围住,见噶尔丹据险坚拒,故命将士暂时休息“以待盛京、乌拉、科尔沁诸军之至,齐行夹击”。如果清军能像前一天那样持续攻击,噶尔丹难逃全歼的命运。福全失去的机会,历史对于他的这个决定都是负面评价(后被康熙治罪)。噶尔丹怕清军长久围攻,粮草不济,意欲早图脱身之计,遣使假意进行和谈。

八月初四,济隆打着“达赖”的招牌,率弟子70名来营帐中乞降“顶佛立誓以误追师”,清军放松警惕,坐失战机。等清军奉命“火速追击”的时候,为时已晚。噶尔丹已趁机率残部渡萨里克河,经今天的达里诺尔湖地区逃窜,沿途皆烧荒,以绝追骑。乌兰布通之战至此结束。

乌兰布通之战是维护祖国统一,反对民族分裂的一场正义的战争。极大提高了清廷的威望,曾被其征服的回部、青海、哈萨克各部和被噶尔丹裹胁的部落纷纷投向清军;也是康熙三次亲征噶尔丹的首战;战后第二年,多伦会盟,喀尔喀蒙古正式隶属朝廷,消灭噶尔丹后,喀尔喀蒙古正式列入大清版图。

①康熙三十五年,清廷攻打噶尔丹,从俘虏的西藏喇嘛口中才得知五世达赖已圆寂多年

②史称乌尔会河之战。乌尔会河,汉名芦河,今名乌拉盖河,源于大兴安岭,向南流经乌珠穆沁左翼旗,至乌珠穆沁右翼旗境内的克勒河朔地枯竭

③博罗河屯.博罗河屯为蒙语,汉译“青城”,当时还没有修建行宫,在隆化县城北在临时搭建黄幄结幔入住,十八日病,二十日住波罗河屯四天,二十三日“从诸臣之请,往北京方向,每日日落后徐行二三十里。这期间命康亲王回师防归化(呼和浩特),伺机侧击噶尔丹归路命常宁往吐里根河与福全会合。

 

根据:《外八庙》九二.六期刊;陈沭辛《木兰围场风情史话》;陈秉礼《木兰围场》;刘振洲《隆化古代史情》;档案时空2011.1期袁自强《康熙三征噶尔丹》;金涛《承德史话》。